医疗美容行业痛点难破谁该为“颜值经济”买单?

发布日期:2020-01-18 05:07 来源:网络整理 浏览量:
  • 原标题:医疗美容行业痛点难破 谁该为“颜值经济”买单?

      2019年的医疗美容(以下简称“医美”)市场,见证了互联网医美第一股的诞生,也揭开了整形日记造假、医美速成班泛滥的黑产“面纱”。一面是井喷增长的千亿级繁荣市场,一面是鱼龙混杂的行业乱象;一边是资本追逐的热点和风口,一边是野蛮生长的生态与积弊。作为新经济的代表,医美已经走到了转型、矫治与升级的关键路口。

      医美高科技噱头真假难辨

      在美容师冬冬的朋友圈里,打满了各种医美的真人广告。半年前记者刚认识冬冬时,她只是一位口碑不错的美容师,为客户提供皮肤护理、保养、修饰、按摩、化妆等服务。

      在接受所在机构的短期培训之后,如冬冬这样没有任何医疗从业资格的美容师,也开始从事起“高段位”的医美服务,双眼皮手术、玻尿酸注射、肉毒毒素注射等项目均“手到擒来”。

      据《中国医疗美容咨询白皮书》数据统计,近年来,医美市场一直保持年复合增速40%的增长,规模已经远超千亿级。记者居住的北京某小区附近,就聚集了凯润婷、艺星、梵丽等多家医美机构。而其他小型的美容美发店、美体馆、连锁生活类美容馆等,也在经营着医美生意。

      记者了解到,到这些机构打玻尿酸、瘦脸针、美白针的女性非常多,预约咨询不断,其中不乏高学历人群。

      从打玻尿酸、水光针、瘦脸针、美白针、隆胸、隆鼻、割双眼皮到光子嫩肤、强脉冲光、“洗血”美容、水宝宝、超声刀……越来越多打着高科技、新技术噱头的医美项目令人眼花缭乱、真假难辨,一步步攻破求美者的心理“防线”。

      比如,市场上号称抗衰零风险的“黑科技”超声刀,术后就有可能会伴随面部脂肪萎缩、皮肤组织凹陷等风险。据了解,目前我国尚没有“美容超声刀”的产品作为医疗器械获准上市,但用于改善面部状况的美容超声刀已在美容机构广泛使用。

      除了技术设备,假药、过期药、违禁药等也是医美的风险所在。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以肉毒素为例,目前国内许可流通使用的只有两种品牌,且售价较高。因此,有的整形机构会私下选用价格低廉的“进口药”,但这些药没有取得我国的药物入市许可,属于“假药”,而这些“假药”却并不难找。庞大的市场需求催生了大量代购产业,类似肉毒素、玻尿酸、蛋白线等进口微整形材料的地下交易火热。这些“假药”中可能存在药物含量标注不明的情况,可能引发各种不良反应,对用户的健康造成影响。

      过度营销存隐患

      如今,医美市场的“繁荣”远不止线下林立的机构和门店,今年以来,互联网“赋能”的医美服务平台风起云涌,证明了中国医美市场的巨大消费潜力和增长空间。

      由庞大需求催生的线上线下联动的医美新业态,具有项目价格信息透明、促进优质资源流动、履行一定把关责任的作用,但在现实执行操作中,也有一些平台难以抗拒巨大利益的诱惑,沦为乱象藏匿之地,公信力“扑街”。

      2019年12月,国家网络安全通报中心发布通报,100款违法违规App被下架整改,因在违法违规采集个人信息,在用户隐私与权益方面保护不力,互联网医美平台更美App也上了整改黑名单。而在此之前,更美App所在的北京完美创意科技有限公司遭多位明星起诉网络侵权,多次涉嫌违规使用明星照片用于宣传。

      还有一些医美App被媒体报道用户在个人空间中以“分享”名义推广和售卖违禁药品等问题,变相做广告,通过内容引流直接变现。

      也有报道指出,某些App平台疑似存在竞价排名情况。有分析指出,一旦平台唯利润考量,放松监管,宽纵造假,就有引导入驻机构多砸钱、高曝光、多获客的嫌疑,会导致入驻机构忽视服务质量与人才培养,放弃本应作为发展重点的核心竞争力。

      业内人人士告诉记者,一台两万元的整形手术,获客成本是4000元至5000元,这意味着在这条“美丽”产业链上,主要利润仍集中于原材料等上游环节,下游医疗机构受制于人力成本、获客成本等,利润遭到大幅稀释。

      据了解,目前市面上的医美机构运营类型主要分为直客和渠道医院。获客方式主要包括线上新媒体获客、美业渠道获客、莆系广告获客、名医IP获客等。

      随着市场的爆发式增长,医美机构越来越多,竞争越来越激烈。记者了解到,更多的机构选择通过医美平台砸钱营销赚流量,以高返点与平台分红,靠低价吸引顾客赚快钱。低门槛、低成本运营埋下的是低质量、无序化发展的隐患。

最新新闻
热门新闻

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:sheng6665588@gmail.com